翻頁   夜間
筆趣閣 > 最佳女婿 > 第10章 老丈人被騙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http://www.abetile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人群頓時嘩然一片,什么叫闊氣,這才叫闊氣!

    此時那個堆滿鮮花的瑪莎拉蒂,跟這輛全球限量版法拉利一比,簡直就是個孩子的玩具。

    朱志華的臉已經憋成了豬肝色,他怎么也想不通,這個廢物怎么會買得起這么名貴的車。

    而且這個廢物也太慷慨了吧,恐怕放眼世界,舍得一次性送女人這種名貴跑車的男人也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“謝謝。”江顏遲疑了一下,還是把鑰匙接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親一個!”

    “親一個!”

    圍觀的眾人開始齊聲起哄,氣氛一下被烘托了起來。

    江顏猛地攥緊了手,指節微微泛白,她害怕林羽真的會照做,她很想拒絕,但是自己是他的妻子,他有權利這么做。

    “你們想的美,這么漂亮的老婆,我得自己回家偷著親!”

    沒想到林羽根本不受眾人的起哄,笑著握住了江顏的手。

    這次江顏沒有躲避,抬頭看了眼林羽,內心竟然隱隱有些感激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何家榮的老婆,我們兩個很恩愛,雖然她美若天仙,但是你們也都沒有機會了!”林羽聲音高亢的打趣道,有那么一瞬間,仿佛他自己也有些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尤其是某些梅毒患者,就更別癡心妄想了。”林羽冷冷的掃了朱志華一眼。

    朱志華臉色瞬間一變,怒聲道:“你說誰是梅毒患者!”

    “你啊,一個周之前梅毒才好,現在就又出來勾搭女人了,要臉不?”林羽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屁,我什么時候得過梅毒!”朱志華氣的臉都紅了,他故意用憤怒來掩飾自己的心虛,因為林羽說的沒錯,他確實得過梅毒,也確實一周前才好。

    “那你把袖子和褲腿擼上去給大家看看,因為梅毒引發皮疹留下的硬疤還在吧,要是被我說中了,你給我老婆道歉,然后滾蛋,要是沒有的話,我隨你處置,怎么樣?”林羽望著他自信道。

    “你個神經病,血口噴人!”

    朱志華一邊罵,一邊往后退,臉上不自覺間露出了一絲膽怯,甚至是恐懼,自己這么隱秘的事,他怎么會知道。

    “何家榮你給我等著,我不會放過你的!”

    退到瑪莎拉蒂旁后朱志華放了句狠話,接著鉆進車里灰溜溜的跑了。

    “快滾吧!這種亂搞的混蛋,以后遲早得艾滋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弄輛破車嘚瑟什么!”

    圍觀人去對著朱志華離去的方向一頓唾罵,一開始他們夸贊的豪車,此時也成為了他們口中的破車。

    沒辦法,奈何這輛限量版法拉利實在是太耀眼。

    眾人圍著法拉利不停的拍照,林羽倒也大氣,沒有阻攔。

    人群拍夠后,才戀戀不舍的離去。

    等人群散去,林羽沖江顏笑道:“要不要開著去海邊兜一圈?”

    他長這么大也是頭一次擁有甚至是見到這么名貴的跑車,作為一個男人,自然也有些興奮。

    誰知江顏一把把鑰匙塞到他手里,冷聲道:“戲已經演完了,你抓緊把車給人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說完就轉身往診所走。

    “嗯?什么意思?”林羽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江顏停下腳步,轉頭不屑的掃了他一眼,說道:“什么意思?你演戲演上癮了吧?就算看到別人給我送車你心里不舒服,也不用跑去租車來炫耀吧?不是你自己的車,你難道不覺得心虛嗎?你那點私房錢恐怕被掏空了吧?你有沒有考慮過,這么貴的車,弄壞了,你賠得起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江顏連珠炮似得發問,給林羽問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虛榮,但是我希望你是建立在你能力的基礎上虛榮!”

    江顏冷冷甩下一句話,再沒理他,轉身進了診所。

    林羽有些無言以對,禁不住苦笑了一下,他很想跟江顏說這車確實是自己的,但是想想何家榮一貫的廢物作風,確實有些像天方夜譚。

    林羽想了想,決定暫時先不告訴她實情,不過看著這輛豪車又有些為難,不能開回家,自己又能把它放哪呢。

    林羽和母親居住的是那種比較老舊的開放式小區,壓根沒有停車位,小區的車也都是停在樓底下,基本上都是吉利、長安等國產車,風吹雨淋的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如果把這輛車也放在那里,實在有點太委屈它了。

    思索片刻,林羽決定去找自己的大學同學幫忙。

    他們宿舍有個家里做珠寶生意的富二代,叫沈玉軒,人很好,隔三差五就請他們宿舍人吃飯,是個典型的跑車控,車庫里跑車不下十輛,自己把車放他那,也放心。

    從以前的班級微信群里找到沈玉軒的微信后,林羽就以何家榮的身份加了他,說自己是林羽的朋友,有輛跑車想讓他看看,幫忙試試性能。

    一聽是林羽的朋友,沈玉軒二話沒說就答應了,隨后便約他在市郊的海灣路見,這里路闊人少,很適合試車。

    “菜我放這里了,我去還車了啊。”

    林羽跟江顏打了個招呼,便駕駛著自己的法拉利走了。

    林羽大學的時候就學出了駕照,不過因為家里沒車,所以開的不太熟練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第一輛車就是這種超級跑車,研究了半天才勉強弄明白,也不敢開快,慢悠悠的往海灣路晃。

    路上的行人和車輛都紛紛側目,時不時就有人拍照,這下給林羽弄得更緊張了,開的也更慢了。

    終于,一個跟他互超了N次的行人徹底爆發了,沖他比了個中指,痛罵一聲:“裝逼犯!”

    林羽到了海灣路后,沈玉軒已經抽了半盒煙了,本來有些不滿,但看到林羽的車后眼睛立馬亮了。

    “行啊,哥們,這輛車都能弄到,厲害啊。”

    林羽下車后,沈玉軒都沒顧上跟他打招呼,圍著他的車轉了足足三圈。

    林羽把鑰匙遞給他,笑道:“試一圈兒?”

    沈玉軒微微一怔,對林羽的好感頓時飆升,第一次見面就這么大方把車讓自己試,豪爽啊。

    沈玉軒也沒推辭,開著車跑了一圈,回來后贊不絕口,言語間滿是喜愛之情。

    “你這么喜歡,那就給你開一段時間吧,正好我也沒地方放這車。”

    林羽這句話差點驚掉沈玉軒下巴,他倆見面才說過不超過三句話啊,就要把車放心的交給自己?

    這何止是豪爽!簡直就是奔放!

    “你這個兄弟我交定了!放心,車在我這,一點都不帶損壞的!”沈玉軒難掩語氣中的興奮,這個何家榮的爽快勁兒,讓他想起了林羽。

    在沈玉軒心里他們是第一次見面,但對林羽而言,他們是故友重逢,他很想跟沈玉軒聊聊過去,但是他不能。

    中午沈玉軒請林羽吃了頓飯,林羽便以何家榮的身份跟他互相了解了了解。

    “沈兄,你最近事業、生活還都順利嗎?”

    剛才一見面,林羽就看到沈玉軒印堂上微微散發著一些黑氣,可見他最近氣運不太好,而且很可能有血光之災。

    “一般吧,就那么回事,我正學著交接一些我爸手底下的工作呢。”沈玉軒語氣頗有些無奈,其實他的夢想是成為一個牛逼的外科醫生,但父親非讓他接手家族企業。

    林羽笑了笑,便再沒多問,出門的時候看到旁邊有個雜貨鋪,讓沈玉軒稍等,自己進到去花二十塊錢買了一個玉觀音,接著施加了一個平安訣,回來遞給沈玉軒,說道:“第一次見面,送你個小禮物,保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此時林羽心在滴血,這二十塊錢是他離開診所時問小護士借來買拖鞋的,結果就這么花了,他很想問沈玉軒把這錢要回來,但是沒能張開口。

    “謝了。”

    沈玉軒接過去,趁林羽不注意,隨手扔在了副駕駛前的儲物盒里。

    倒不是他瞧不起林羽,只是他們家店里隨手一個都是幾千上萬的玉觀音,真沒必要留這種玻璃仿制品。

    跟沈玉軒把車送回他家車庫后林羽就離開了,臨走前沈玉軒說回頭給他弄個小區的門禁卡,他啥時候想來開都行。

    第二天就是周末,林羽一早過去幫著母親做包子賣包子,忙活完后娘倆一點多才開始吃飯。

    吃完飯林羽還得按照約定去給衛功勛的老婆治病。

    誰知飯剛知道一半,丈母娘李素琴就打來了電話,語氣急促,“家榮,你在哪呢,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吃飯呢,媽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還有心思吃飯,快去看看吧,你爸和顏兒跟人家吵起來了!”李素琴心急道。

    “媽,你別著急,我這就過去。”

    跟母親說了一聲,林羽放下碗筷,便急匆匆的趕往丈母娘說的地點。

    李素琴說的地方在古玩一條街,離著秦秀嵐的包子鋪不遠,所以林羽直接跑步過去的。

    到那后林羽就想找人打聽寶緣閣在哪,結果看到遠處一家店前面聚滿了人,牌子上掛的正是“寶緣閣”三個大字。

    林羽立馬跑過去,撥開人群擠了進去。

    只見屋子里江顏和老丈人都在,老丈人臉色通紅,渾身氣的發抖,手里拿著一副畫卷,正跟一個胖乎乎的男人爭論著,“這絕對不是我剛才看中的那副,這是贗品!是你偷著掉了包!”

    胖乎乎的男人應該就是店老板,相比較江敬仁,他倒是一臉淡然,“老爺子,咱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,這幅畫就是您剛才看中的那副,就算是贗品,那也是您自己走了眼,怪不得別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扯!我剛才看中的那副明明是真跡!”

    江敬仁氣的不由劇烈的咳嗽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爸,消消氣,實在不行咱報警吧。”江顏一邊安慰江敬仁,一邊給店老板試壓。

    “報警?報吧,看看警察抓誰,我還要跟警察說你們在這胡攪蠻纏呢!”店老板說話很有底氣,因為他大哥就是這片分局的刑警隊隊長,做這行買賣,沒點關系怎么成。

    “你這個奸商!無恥!”江敬仁氣的一把捂住了胸口。

    林羽生怕老丈人氣出心臟病,連忙站出來,說道:“爸,您別著急,先把畫給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來了?”看到林羽,江顏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?你會看個屁!”江敬仁見店老板耍無賴,便把怒氣撒到了林羽身上。

    林羽也不惱,要過江敬仁手中的畫,攤在桌上看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副古畫,花卷展開后足有一米,寬約半米,是常見的山水墨圖,畫風古樸,宏偉厚重,而筆墨細秀,布局疏朗,風格俊朗灑脫又不失幽遠深邃,右下角一個篆體字印鑒已有些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落款雖然是顧愷之,但從畫風來看,應該是后人臨摹而制,老板,你多少錢賣給我爸的?”

    這幅畫在林羽眼中黯淡無光,根本不值什么錢,可能連萬把塊都賣不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贗品,那也是他自己看走了眼,我告訴你們,五十萬,我一分都不少退!”店老板沉著臉道。

    嘖嘖,這老丈人還真舍得啊。

    林羽早知道他喜歡淘弄古玩字畫,但沒想到愿意在這些東西上花這么大的價錢。

    林羽心里暗自感嘆,接著點頭笑道:“五十萬,這個價格倒也算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!”江敬仁氣的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。

    店老板立馬喜笑顏開,拍手道:“小兄弟,還是你識貨!”

    圍觀的眾人也是一陣竊笑,像這種不懂裝懂的門外漢,古玩街向來不少見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說合理,但多少還是貴了些,希望老板再額外送我點小物件。”林羽抬手指了指門口處一個稍顯雜亂的貨架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,小兄弟看中了什么盡管拿!”店老板眼睛一亮,暗想這次碰上傻子了,那個架子上的都是些殘次品,最貴的也不超過千元,就算全送給林羽,他也賺翻了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最佳女婿(林羽江颜)最新章节_小说最佳女婿在线阅读_全集下载_TXT小说下载_TXT电子书免费下载